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大威力手枪弹 >

中国使用的手持式火箭筒有哪些?

归档日期:08-21       文本归类:大威力手枪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发射筒也是包装筒,给使用带来了方便。发射筒前后置有防震圈,使武器在勤务过程中得到保护。 筒的口部和尾部置有前后盖,前盖有齿状密封胶圈,后盖采用中间可破结构,通过螺纹压紧橡胶密封垫,前后盖上紧后实现对弹的密封,可防止在储存中水分和有害气体对弹的侵害。射击时不用打开后盖,由火药燃气自行冲破,但是前盖必须打开,否则不能打开击发机实施射击。打开前盖后,抽掉限制杆,打开击发握把与保险就可以实施射击了,这种设计提高了武器的安全性。瞄准镜在外包装箱内是分装的,取出瞄准镜,用筒上的搭扣固定在镜座上,便可实现连接。瞄准镜放大倍率2.5,视场角12°,表尺最大射程400m,是测瞄合一型,也就是说当射手测好距离时也就完成了装定表尺,即可射击了。比较69-1式光学瞄准具简单直观,瞄准速度快,射手容易掌握。这种瞄准镜还可以对横向运动目标进行修正。 PF89式的发火系统是机械击发非电导爆管系统,即击针—底火—导爆管—点火具系统。优点是不用电源,不受射频、静电场影响,勤务安全可靠。统计5063发,发火失效数为0。 火箭弹通过固弹胶圈与发射筒相连,导爆管线路在筒尾与火箭弹的点火具相连。

  击发时,通过上述通道点燃点火具和火箭发动机改铵铜-1速燃装药,燃速56m/s,在5-12ms内工作完毕,火箭弹飞离筒口就停止工作,抗风偏,筒口无火焰,肩射时射手不受火焰伤害。由于没有火箭增程飞行中的烟雾轨迹,射手位置比69-1式火箭筒隐蔽。火箭弹的电-6B引信具有两套保险和发火机构,筒口保险距离8m,弹头遇到软(土地)、硬(坦克)目标均能可靠作用,克服了对沙包工事不爆炸的问题。战斗部采用双锥药形罩装药结构,从而提高了破甲威力。静破甲可达628mm(用8701炸药)。对180mm/65°均质装甲射击穿透率不低于90%。PF89式单兵反坦克火箭系统广泛采用了非金属材料和一次性成型工艺。发射筒80%零件为塑料件,火箭弹战斗部全部为冲压和压制件,发动机的三大件:连接螺、燃烧室、带尾翼座的喷管为铝合金热挤压成型(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铝工业获得了巨大的进步,可以生产高强度铝合金)。机加工件很少,降低了价格。

  1步兵.一般说,如果坦克是落单的,那么步兵是对付坦克的最好的武器,坦克别看甲厚器利,但一旦孤立地落在一群步兵手里,用不着步兵手里拿什么武器,就是一般的自动步枪,对坦克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投降!调头跑?想都别想.

  2坦克.坦克是专门对付坦克的.就算是当代再落后的坦克,比如我们的59,单是一对一,而且是同时发现同时击发,即使105不能摧毁M1A2,也至少可以让他退出战斗.

  但相比步兵来说,这一点相对要弱一些.但要换99,M1A2就等上帝接见吧.

  3直升机.号称坦克杀手.别看WZ9弱不经风,但一颗HJ8还是照样能报销一辆M1.

  作为一支从游击队成长为亚洲第一陆军的百战之师,人民解放军历史上从不缺乏经典的轻武器。但也从没有一款武器像它一样,不但在几十年的发展中改变着自己,还改变了人民解放军步兵班排的编组战术。这就是今天《武器的秘密》的主角,“游击战三大神器”之69式40mm反坦克火箭筒。

  在解放战争期间,虽然敌人坦克的数量并不是特别多,但仍给缺乏反坦克火力的我军造成了一定麻烦。特别是在金门战役中,由于首波登陆部队反坦克火箭筒数量严重不足,导致部队在抢滩时被军队的M5A1轻型坦克分割驱散,造成重大伤亡,并直接导致了战役的最终失利。

  而在朝鲜战争中,面对坦克的数量和质量均比“国军”不知高到哪里去了的“联合国军”,志愿军战士们除了少量缴获的反坦克武器之外,更多的只能靠血肉之躯+炸药包的组合去阻挡这些钢铁巨兽,而且在面对碉堡工事时往往也只能照方抓药,付出了很大伤亡。

  为此,国内军工部门曾在缴获的美制M20“超级巴祖卡”火箭筒的基础上仿制了51式90mm火箭筒,并迅速投放到朝鲜战场上,它们和57mm无后坐力炮等武器一起,在抗击“联合国军”阵地战阶段的“坦克劈入”战术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和当时很多武器一样,由于国家的生产能力过于贫弱,一年仅能交付4000多枚火箭弹,在弹药消耗量极大的朝鲜战场上犹如杯水车薪,51式火箭筒连完全换装一线部队都无力保证。如果有足够的反坦克火箭,摧毁敌碉堡也会更容易,也许就不会有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烈士的牺牲了吧。

  1956年,我军开始换装第二代仿苏轻武器,除了大名鼎鼎的56式枪族外,另一种被冠以“56”的武器也进入了我军装备序列,这就是仿制苏联RPG-2的56式40mm火箭筒,其重量仅相当于51式的1/3。据说彭老总在观看它的射击表演时曾感慨,“如果朝鲜战场上有它该多好啊!”

  不过56式40火缺点也不少,其采用的发射药能量不足,燃烧利用率较低,导致其初速仅为84m/s,最大有效射程不过100米,而且简陋的瞄具又恶化了这一问题。1969年珍宝岛战斗中,面对尺寸低矮的苏联装甲车辆,我军战士往往要靠近到50米乃至更近的距离潜伏,这无异于“自杀”式使用。

  这些缺点都能通过良好的战术弥补,最要命的是其破甲深度不足,且引信在面对大倾斜装甲时很不可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我军战士可以在北国的严寒中爬冰卧雪一整夜,等待摧毁薄皮大馅的BTR装甲车;但是这种精神也无法使56式40火贯穿T-62式主战坦克的正面甚至是侧面装甲。

  珍宝岛战斗结束后,我军对反坦克武器的重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随着那辆被地雷炸断履带的T-62被拖回来分析,国内开始了一场包括牵引/自行式反坦克炮、反坦克导弹、反坦克火箭筒和地雷(甚至包括核地雷)等在内的旷日持久的反坦克武器大会战。誉满天下的69式40火由此诞生。

  69式40火的研制发端于1963年,作为中苏关系破裂前最后一批前往苏联炮兵军事工程学院留学并毕业的学员,当时28岁的炮兵大尉“顺”了一批包括AT-3反坦克导弹在内的苏军最先进武器装备技术资料回国,其中就包括1961年服役的RPG-7的图纸。国内科研部门很快组织了仿制工作。

  由于口径均为40mm,研制初期新型火箭筒被称作“新40火”,以与“老40火”区别。“新40”火箭筒的研制得到军委首长的高度重视。1964年研制中的“新40火”作了汇报射击,贺帅说:“这个小东西,能打坦克,射程有300米,应该喊万岁。”罗总长指示,要加快研制,尽快装备部队。

  由于当时中苏关系已经恶化,缺乏样弹的“新40火”仿制进展较慢。直到反坦克武器大会战开始,由于重视程度大大增加,在科研人员的集中攻关下,“新40火”的光学瞄准具、压电引信和双基发射药三大难题均被攻克,被命名为69式40mm火箭筒(下文简称40火),并于1970年5月装备部队。

  40火加厚了发射筒壁,能够承受能量更足的双基发射药的燃烧,初速提高到了120m/s,并且由于其使用了火箭发动机增程破甲弹,其飞行速度在出膛后还会继续增加,动力段最大速度达295m/s。而其带迎风修正的稳定尾翼设计则进一步提高了其射击精度,使其有效射程增加到300米。

  打过40火的老兵都知道它有一种“迎风偏”的特性,即弹道会朝着侧风方向偏移,这是由于火箭弹的重心靠前,侧风吹动火箭弹尾翼后会给火箭弹一个偏向力矩。虽然这一特性在打靶时很讨厌,但也是40火在反直升机作战,特别是打悬停中的直升机时经常能取得不错战果的重要原因。

  作为反坦克火箭最重要的指标,69式配用的超口径反坦克火箭弹破甲深度达到了110mm/65°,可以击穿T-62坦克的正面装甲。但这种基本型弹也存在着因战斗部炸药对压电引信元件的腐蚀,导致储存一段时间后瞎火率偏高的问题,70年代通过使用酸值较低的炸药解决。

  随着性能比T-62更加先进的T-72批量换装远东苏军,基本型弹的穿深又不够了。在40火几十年的发展中,对弹的改进一直是重中之重。1983年对战斗部装药进行改进设计,在保持原弹重情况下使破甲威力提高到150mm/65°,即40-I型弹。由于射表不变,定型后即投入了生产,取代了原型弹。

  不过在披挂反应装甲的T-72改进型出现之后,I型弹的威力也嫌不够用了。新的改进型弹,其弹径加大到94mm,弹质量加大到2.97kg,威力可达180mm/65°。但是由于弹头增重,速度降低,直射距离降至200m。而且射表也需要修正,所以定型后只小批量生产,这就是40-II型弹。

  1988年又定型了40-III型弹,它采用了同期研制的PF89火箭弹战斗部的药型罩技术(反过来也有人说PF89就是“一次性40火”),威力和40-II型弹一致,但由于火箭弹的尺寸和飞行性能与40-I相同,因此仍使用原射表,极大方便部队训练使用,当前部队装备的破甲弹基本都是40-III型弹。

  虽然预想中的苏联钢铁洪流全面入侵的场面没有发生,40火也并非未经实战。除了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屡立战功(比如在攻打同登“法国炮台”战斗中,参战的163师班长蒋荣伟发射10枚火箭弹,摧毁9个火力点,立下一等功)之外,还外销多个国家,上至直升机下至“悍马”它都揍过。

  说到中越战争,虽然40火的表现非常好,但由于越军实在没那么多坦克工事给我们打,而40火的反坦克战斗部就算直接命中有时因为引信不动作都不一定能打死人(参见《黑鹰坠落》里面那个倒霉蛋),于是在叶帅的提倡关怀下,相关单位于80年代中期开始研制了40火配套的面杀伤弹系列。

  基本型1988年定型,内含上千枚钢珠,着地后通过反抛装置跳到空中爆炸,密集杀伤半径达20m,威力相当于122毫米榴弹;由于可以进行曲射,有效射程达1500m。这种杀伤榴弹为面杀伤火力不足的我军步兵班提供了一种“步兵火箭炮”,深受部队欢迎,其改进型生产一直持续到21世纪。

  说完了弹再说说筒,40火在发射筒后部有几道明显的加强筋(提高持射稳定性),这是69式40火和原装RPG-7最显著的外观区别。但除此之外,两者的弹药基本可以通用。这个发射筒又长又重、而且形状很不利于携行,连队负重跑五公里训练的时候,40火射手都是各个班的重点“帮扶对象”。

  从1970年至今,虽然40火发射筒生产总数没有明确统计,但各种配套弹药的产量至少以百万级计算,很可能超过千万,传说中全军“上至将军下至士兵,人手一发还有富余”并非笑谈,可见当时备战气氛的紧张程度。40火的大批生产,还改变了我军步兵班之前几十年以机枪为核心的装备模式。

  冷战期间我军北方步兵班均编有两个40火小组作为核心,射手携带火箭筒和3发备弹,副射手携带3发备弹和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80年代换为56式冲锋枪或81式自动步枪)掩护,一个班共携带12发火箭弹。这超强的反坦克火力,全世界也只有同样直面苏军钢铁洪流的西德陆军才如此编组。

  另外,我军在冷战期间还搞过两种更富特色的超轻型反坦克火箭筒。首先是70式62mm反坦克火箭筒,这是我军第一种一次性使用、不占编制的单兵反坦克火箭,具备飞行速度快、精度高的优点,但是破甲性能不足,后来主要发展白磷燃烧弹头改进型,供防化兵消除毒气使用以及出口外销。

  这种防化武器还发展出了双管型号,而且不仅仅只有白磷弹头,也有和40火类似的配套钢珠杀伤弹。由于这种火箭筒的原理和40火那样的类似无后坐力炮的原理不同,发射时筒后是封闭的,因而图中这样的发射姿势危险不大。

  它们终归是过客,只有40火是永恒的。图中为04式40火,最新分管组合式改进型,很适合机械化步兵、空降兵、特种部队的携带。不过这种火箭筒主要是面向出口市场的,我军目前的40火仍然在编,主要还是因为当年生产的库存实在太多,不打仗的话,几年内靠训练演习消耗干净基本不可能。

  今天,人民解放军的精锐机械化步兵连已经用轻便的PF89型80mm轻型火箭筒和威力更大的PF98型120mm重型火箭筒取代了40火。但在一些大型演习中,我们依然能看到“车辚辚,马萧萧,战士火箭各在腰”的场景,足见40火对这支军队的影响之深远。

  79式手持式微型反坦克火箭是一种游击战色彩很重的武器,其形似一枚大号手榴弹,长不过42厘米,全重不过1.1公斤,有效射程60米以内,破甲深度100mm左右,很适合在丛林战中伏击轻型装甲车辆。不过它显然不适合我军北方部队使用,除了在南方部队少量装备外,主要还是用于出口。

本文链接:http://luizromero.com/daweilishouqiangdan/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