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大西洋壁垒 >

二战德国列车炮:转战东西两线镇守海陆壁垒

归档日期:11-30       文本归类:大西洋壁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德国是在一战之后仍坚持发展新型列车炮的少数军事强国之一,同时也是在二战时期运用列车炮最多的国家。从1940年5月西欧战役打响到1945年5月战争结束,德军在各条战线上都投入了相当数量的列车炮,列车炮部队通常作为高级指挥机关直属的机动重炮力量从事要塞守备、海岸防御或特定战役的火力压制及攻坚任务,并且在个别战役中有抢眼表现。不过,与迅速壮大的航空兵和新生的火箭导弹武器相比,列车炮的作战效能其实相当低下,它们的价值更多体现在宣传和给敌人造成的心理震撼上,德国列车炮在二战战场上的表现也代表着这种武器在战争舞台上的谢幕演出。

  ■ 1941年,一门德军24厘米K(E)型“特奥多尔”列车炮在进行射击训练,该炮当时被部署在法国海岸地区,注意炮车尾部的吊杆正在提运弹药,这门火炮被置于环形轨道上。

  在二战时期,德国列车炮部队的基本作战单位是列车炮连,但其编制构成与普通的炮兵连大不相同。根据装备的火炮类型,每个列车炮连通常配属2~4门炮及支援单位,也有全连仅有1门炮的情况。列车炮部队以连为单位进行独立作战,通常数个连编成一个列车炮营,负责实施特定的作战任务和战役行动,在某些情况下还会组建列车炮团,下辖两个列车炮营。有资料显示,在二战时期,德军先后组建了45个列车炮连和9个列车炮营,其中大部分连属于德国陆军,少数连属于德国海军的岸防部队。

  ■ 一个装备4门15厘米K(E)型列车炮的德军列车炮连在一处铁路道口放列,如果装备更大口径的列车炮,一个连通常仅有1~2门炮。

  德军列车炮连的编制依据装备情况会有所变化,但大体分为火炮和支援单位两部分。以一个装备2门28厘米K5(E)型列车炮的连为例,其编制人员为230人,包括5名军官、56名士官和169名士兵。连部下辖3个排,第1排为支援部队,编有1台机车和31节火车车厢,用于运载各类物资、设备、器材和补给品;第2、3排各自配备1门列车炮,此外每个排还配有1台机车和20节火车车厢,用于运载人员、弹药和相关设备。除了火炮和铁路车辆外,每个列车炮连还编有27辆各型汽车。

  除了少数口径较小的列车炮安装在旋转炮架上,可以自由调整射向外,大多数列车炮都安装在固定炮架上,不能左右偏转或仅能偏转很小的角度,要获得较大的射界必须借助于环形轨道。德军大多数列车炮连都会装备一种被称为“弗格勒转盘”的环形轨道装置,该装置出现于一战时期,与铁路调车场使用的车辆转台相似,只是结构更加简单,便于拆装。弗格勒转盘由一条环形轨道和一部横跨在轨道上的旋转平台构成,平台上设有轨道,可与铁路轨道对接,列车炮沿轨道开上平台后,就可沿环形轨道旋转,获得360度全向射界。弗格勒转盘的构件由各连的铁路车厢运载,在进入阵地后只需48小时即可组装完毕,其最大承载重量为300吨,适用于德军大部分型号的列车炮。

  ■ 弗格勒转盘的历史照片,通过这套环形轨道装置,重型列车炮也能获得全向射界。

  ■ 这幅彩绘展示了1944年在法国,德军第721列车炮连的一门“短布鲁诺”列车炮使用福格勒转盘的状态。

  在二战中,德军首次大规模集中运用列车炮部队是在1940年5月的西欧战役中,当时德军可以作战的列车炮部队有16个连,装备33门列车炮,其中17门为280毫米列车炮。在战役开始时,第720列车炮团被部署在亚琛地区,该团下辖2个营,共5个连,其任务是炮击比利时边界的防御堡垒。此外,还有数个列车炮连被部署在萨尔地区、孚日山区和阿尔萨斯,用于攻击马奇诺防线。不过,西欧战役的主角是天上呼啸而过的“斯图卡”和地上滚滚向前的坦克集群,列车炮只能算是一个小配角,没有太多亮点。

  ■ 1940年5月西欧战役打响后,德军的一门28厘米“短布鲁诺”列车炮在前线炮击比利时防御阵地,这次战役是二战时德军列车炮部队的首次大规模作战。

  ■ 三名德军士兵合力搬运一枚240毫米列车炮炮弹。虽然拥有不俗的威力和射程,但列车炮已经不适应高度机动化的战争,在西欧战役中表现并不突出。

  尽管在战场上表现不彰,但德国战列车炮部队在西欧战役中却赢了一个大彩头,通过缴获法国和比利时的列车炮大幅扩充了部队实力。在二战时,法国也是一个列车炮大国,在1940年动员时法军可以作战的列车炮数量达到了106门,几乎三倍于德国,但是面对高度机动化的战争样式,这些重炮没有发挥作用,其中相当一部分成为德军的战利品。据统计在法国战役结束后,有58门缴获的法制列车炮被编入德军部队继续服役。此外,德军还俘获了比利时军队装备的5门列车炮,包括4门280毫米列车炮和1门240毫米列车炮。有趣的是,这些列车炮其实是一战时期的德国列车炮,它们或在战场被缴获,或在战后作为战争赔偿移交比利时。在时隔20多年后,它们又重新回到了德国人手中,而且立即调转炮口,投入作战。

  ■ 图为2门在法国战役中被德军缴获的法制列车炮,左为340毫米列车炮,右为320毫米列车炮。在西欧战役中,德军缴获了数十门法国和比利时的列车炮,大幅扩充了实力。

  在西欧战役结束后,德军将大部分列车炮连部署在英吉利海峡沿岸的法国和比利时海岸地区,在距离英国最近的加莱地区尤为密集,以便为入侵英国的“海狮”行动提供火力支援。对于海峡对岸的英军岸炮和英军飞机而言,列车炮是一个明显又易于攻击的目标。通常情况下列车炮会借助铁路隧道躲避攻击,但在加莱地区缺少隧道,于是德军工程部队修筑了一种被称为“教堂”的大型混凝土掩体,形如加长的飞机机堡,内部铺设轨道,可以承受航空炸弹的直接打击,为隐蔽其中的列车炮提供保护。

  ■ 1941年在法国加莱地区的火炮阵地上,一门K5(E)型列车炮从“教堂”掩体内驶出,这是德军为了防备盟军的空袭和炮击而特别设计的列车炮掩体。

  转战东线月,为了准备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行动,德军列车炮部队再次进行了远程调动和集结。到1941年6月,德军列车炮部队已经编成3个团6个营,共计20个连,其中9个连部署在西线个连在德国国内整备,有9个连参加“巴巴罗萨”行动——北方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各配属2个连,中央集团军群配属5个连。虽然德军将近半数的列车炮部队投入东部前线,但在苏德战争初期,这些列车炮除了参与边境地区的火力急袭外,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原因有二:一是苏联铁路的轨距和德国铁路不同,因此德军列车炮最初无法进入苏联境内;二是列车炮的机动和部署速度远远跟不上德军的推进步伐。直到战线趋于稳定,且铁路轨距得到修改后,列车炮部队才可能开赴前沿。

  ■ 一门正在装填弹药的“短布鲁诺”列车炮。在1941年6月“巴巴罗萨”行动开始时,德军投入了近半数的列车炮用于火力支援。

  在苏德战争期间,德军列车炮部队最主要的作战行动发生在列宁格勒前线特别列车炮团指挥的数个连抵达列宁格勒外围,加入到对这座城市的围困中。列车炮的任务是炮击城市,摧毁苏军的防御设施,打击苏联军民的抵抗意志,它们有时也会调转炮口支援列宁格勒以南沃尔霍夫河前线的攻防作战。德军列车炮部队在列宁格勒前线月苏军发起大规模反攻,打破了德军的包围才被迫后撤。

  ■ 这幅画作描绘了苏德战争期间,部署在列宁格勒前线(E)列车炮向苏军目标开火的场面。

  除了对列宁格勒的漫长围困外,德军列车炮部队在苏德战场上的另一次重要作战是1942年夏季的塞瓦斯托波尔攻坚战,此次作战因为800毫米“古斯塔夫”列车炮的首次登场亮相而备受瞩目。这门超级重炮配属于第672重炮营,编制员额达1420人。该炮被拆解后由铁路运往克里米亚前线列火车,而阵地的修筑在战役打响前两个月就开始了。“古斯塔夫”的发射阵地设在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以北16公里处,需要特别修建一条铁路支线及用于火炮机动的双轨铁路,相关工程动用了1500名苏联劳工、1000名托特组织的德国工人以及60名来自德国国内的铁路工程师,作战准备于1942年6月1日完成。

  ■ 这幅珍贵的航拍照片展示了1942年6月位于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以北的“古斯塔夫”列车炮的射击阵地,可见火炮已经进入发射位置。

  “古斯塔夫”于1942年6月5日首次开火,向三个苏军目标发射了15发炮弹,尽管引发了惊天动地的爆炸,但实际效果非常有限,弹着点平均偏离目标达300米。次日,“古斯塔夫”又向莫洛托夫堡垒发射了7发炮弹,虽然射击偏差减少到235米,但未能摧毁目标。在不到两周时间里,“古斯塔夫”陆续发射了48发炮弹,将弹药储备全部耗尽。德军宣称该炮摧毁了多处苏军坚固目标,包括一处大型弹药库,但根据苏联方面的记录,该炮并未造成任何实质性的破坏。尽管800毫米列车炮射击的声势非常震撼,但其弹药投射量占整个作战德军炮兵投射量的比例非常微小:该炮总共发射了48发炮弹,约360吨,而德军炮兵在战役中向要塞发射了563000发炮弹,重量高达26300吨!除了“古斯塔夫”外,第688列车炮连的3门280毫米“长布鲁诺”列车炮也参加了塞瓦斯托波尔战役,它们累计发射炮弹897发,约合475吨。(关于“古斯塔夫”列车炮的作战经历推荐阅读本公号历史文章:《闪电战》多拉的怒吼:德军800毫米超重型铁道炮战记)

  ■ 1942年6月,在塞瓦斯托波尔前线,已经就位古斯塔夫列车炮高高仰起炮管,等待射击命令,注意其移动需要使用双轨铁路。

  在1942年秋季,德军计划将第二门800毫米列车炮“多拉”部署到列宁格勒前线,据说阵地构筑已经完成,火炮也组装完毕,但不知为何该炮一弹未发就撤回后方。

  德军在地中海战区部署列车炮的第一个计划是1942年进攻马耳他的“海格力斯”行动,当时德军准备将第701列车炮连的2门210毫米K12(E)列车炮派往西西里岛南部,对马耳他岛实施跨海远程炮击,射击阵地距离目标约110公里,为此还特意定制了160发远程炮弹,但是这项作战计划最终没有实施。

  1943年7月,为了应对盟军对西西里岛的两栖登陆,德军将3个列车炮连从法国加莱调往意大利,但调动过程非常拖沓,当它们在9月间抵达意大利时,不仅西西里岛早已丢失,盟军已经在意大利南部登陆。同月,意大利投降,德军奉命解除意大利军队的武装,并在罗马附近的仓库中发现了2门法制240毫米列车炮,它们是1940年意大利人从德国人手里瓜分的战利品。德军以这两门炮为基础组建了“埃尔哈特”列车炮连,准备用于抗击盟军的进攻。由于缺乏配件,该连直到数月后才具备作战能力。

  ■ 法国制造的240毫米列车炮。在1943年9月,德军解除意大利军队武装时缴获了2门法制240毫米列车炮,并以此为基础组建了“埃尔哈特”列车炮连。

  1944年1月,盟军登陆安齐奥,德军反应迅速,调集重兵将登陆场围困,同时将列车炮部队部署到罗马以南地区,对盟军桥头堡阵地实施远程炮击,但是列车炮的调动遇到了很大困难,因为战区附近的铁路线和桥梁都遭到盟军飞机的持续破坏。“埃尔哈特”连的2门列车炮于1月26日抵达距离盟军战线公里的射击阵地,并开始炮击。2月5日,来自第712列车炮连的1门绰号“罗伯特”的280毫米K5(E)列车炮也抵达安齐奥前线公里的一处铁路编组站利用福格勒转盘对盟军阵地展开射击。次日,第725列车炮连第2排的1门280毫米K5(E)列车炮“利奥波特”也加入了炮击。

  ■ 1944年3月在意大利北部,一门K5(E)型列车炮在一处铁路隧道出口处清理炮管。

  ■ 这幅彩绘表现了1944年春季,德军“利奥波德”列车炮在安齐奥前线作战时的状态,可见该炮位于一个铁路隧道附近。

  当时,盟军已经掌握了安齐奥战场的制空权,德军飞机很难侵袭滩头,靠近滩头的德军炮兵阵地也都受到盟军海空火力的压制,可是K5(E)可以在盟军舰炮火力范围之外从容射击,这些不时落下的重磅炮弹虽然造成的破坏并不大,但是严重挫伤了美军的士气,令其不胜其烦,美军士兵称德军列车炮为“安齐奥安妮”。为了消除德军列车炮的威胁,盟军派出侦察机寻找其阵地,一旦锁定立即召唤战斗轰炸机前往摧毁。可是德军十分警觉,应对有道,总能及时将火炮隐蔽到隧道或掩体中,德军利用铁路线时常转移阵地,还用铁路平板车制造假炮诱骗盟军飞机。“埃尔哈特”连在4月中旬耗尽弹药后退出战斗。德军列车炮对安齐奥滩头的轰击持续到4月底,其间“罗伯特”射击278发,“利奥波德”射击251发,共计529发。在5月间,2门K5(E)又实施了零星炮击行动,它们在地中海战区作战期间大约消耗了700~800发炮弹。“罗伯特”和“利奥波德”先后在战斗中损失,其中“利奥波特”于6月初被美军缴获,后被运回美国,收藏在陆军武器博物馆中。

  ■ 这幅画作表现了“利奥波德”列车炮利用福格勒转盘向安齐奥滩头射击的场面,它的炮击给盟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因而获得了“安齐奥安妮”的绰号。

  ■ 1944年夏季在意大利北部被盟军缴获的1门K5(E)型列车炮,可能是著名的“利奥波德”列车炮。

  在“巴巴罗萨”行动后,德军将大部分派往东线的列车炮部队重新调回西欧,整合到不断强化的“大西洋壁垒”防御体系中,担负海岸防御任务。在西线德军列车炮部署最为集中的地区是由德军第15集团军驻守的法国加莱及比利时沿海地区,在1941年时,该集团军防区内部署了3个列车炮团共计11个连。最初,德军试图使用列车炮攻击英吉利海峡对岸的英军目标,但是大多数旧式列车炮的射程都无法跨越海峡,即便是新型列车炮也只能在海峡最窄段实施远程炮击。由于射程过远,超出德军炮兵的观测范围,无法保证射击精度。随后,德军放弃这种没有意义的炮击行动,转而使用列车炮攻击海峡内航行的英军舰船,封锁海峡航道。据统计,从1940年到1944年间,部署在加莱地区的德军列车炮部队总共发射炮弹864发,其中362发是在1940年“海狮”行动的准备阶段发射的。

  ■ 图为部署在比利时海岸的一门“短布鲁诺”列车炮,德军将大部分列车炮都部署在大西洋壁垒上。

  1943年,德军拟定了一项计划,将包括2门800毫米列车炮在内的大批列车炮部署在加莱地区,对海峡对岸英格兰南部地区实施远程炮击,以报复英美空军对德国本土的轰炸。实际上,针对英国的报复行动是以正在研发的V-1、V-2远程导弹为核心,而列车炮在此项计划中扮演了次要角色。除了800毫米列车炮外,K5(E)和K12(E)列车炮也将参加作战,它们将使用新型炮弹以延伸射程。然而,研究表明,列车炮即便是能够打到海峡对岸,造成的破坏也非常微弱,因为新型远程炮弹为提高射程而牺牲了威力,装药量非常少。以310毫米K5 Glatt型列车炮使用的箭形远程炮弹为例,其射程可达150公里,但重量只有136公斤,装药量仅为25公斤。相比之下,V-1、V-2导弹可以携带重达1吨的弹头,无论从威力上,还是从心理震撼上都远胜列车炮。因此,德军最终取消了列车炮的报复炮击行动。

  ■ 1941年,部署在加莱地区的1门K5(E)列车炮向海峡对面的英国海岸展开射击,该炮隶属于第710列车炮连。

  ■ 这幅罕见的战地照片展示了位于多佛海岸的英军雷达站遭受德军炮击的场面,当时能够打到海峡对面的德军火炮只有少数大口径岸炮和列车炮。

  在1944年6月6日盟军发动“霸王”行动时,负责诺曼底及布列塔尼地区防务的德军第7集团军配属有8个列车炮连,但是它们的部署位置大多远离盟军登陆海岸,没有在第一时间向滩头阵地实施火力压制,实际上仅有少数列车炮参与了诺曼底战役。1944年7月底,第688列车炮连的K5(E)型列车炮曾向“朱诺”海滩和“黄金”海滩实施了炮击,该连在8月间还向卡昂附近的盟军目标进行了射击。第765列车炮连的K5(E)在8月间投入战斗,在马洛奈附近炮击盟军部队,后在8月底转移到鲁昂以西,试图以炮火阻止盟军的推进。驻守在科唐坦半岛的2个列车炮连在1944年6月间参与了防守瑟堡的战斗,与美军第1集团军的部队有过交锋。部署在布列塔尼半岛的4个列车炮连于8、9月间在布雷斯特地区同美军交战。随着盟军的快速推进,部署在法国北部的德军列车炮部队大多被歼,仅有少数部队撤回德国国内,装备和人员损失很大。

  ■ 1944年6月在瑟堡附近被盟军空袭摧毁的一门20.3厘米K(E)型列车炮,背景中可见另一门同型火炮。

  ■ 一名美军士兵在查看一门德军24厘米“特奥多尔·布鲁诺”列车炮的炮口,摄于1944年8月法国北部某地,该炮隶属于第722列车炮连。

  ■ 1944年9月,一门隶属于第701列车炮连的K12(E)型列车炮被遗弃在荷兰境内,可见后部副炮架已经与主炮架分离。

  在1944年负责防守法国比斯开湾沿岸的德军第1集团军的编成内有4个列车炮连,它们被集中部署在靠近法西边界的比里亚茨地区和吉伦特河口地区。盟军没有在比斯开湾沿岸地区实施两栖登陆,所以上述4个连在1944年没有经历战斗。1944年8月15日,盟军发动“龙骑兵”行动,登陆法国南部。第1集团军所辖的列车炮部队在后路被切断前都撤回了德国本土。

  当“龙骑兵”行动开始时,驻守法国南部的德军第19集团军拥有3个列车炮连,部署在马赛附近的罗纳河口。此外,还有1个装备150毫米列车炮的海军列车炮连也部署在地中海沿岸,但在盟军登陆前该连被撤走了。德军兵力薄弱,无力阻挡盟军的进攻,很快就向北撤退,而3个陆军列车炮连在沿着罗纳河谷北撤途中均被快速前进的盟军部队超过,从而遭到歼灭。到1944年夏末,德军在西线个列车炮连被消灭,损失了58门列车炮,这是德国列车炮部队在战争中遭受的最为沉重的打击。

  ■ 1944年8月底在罗纳河谷被美军俘获的一门K5(E)型列车炮,该炮隶属于德军第749列车炮连。

  ■ 同样在罗纳河谷口袋中迎来末日的另一门德军列车炮,这是隶属于第698列车炮连的一门38厘米K(E)“齐格弗里德”列车炮。

  在1944年的最后几个月中,残余的德军列车炮部队继续在西线集团军在向亚琛展开进攻时遭到第674列车炮连的240毫米列车炮的阻拦射击。在洛林前线列车炮营的支援,该营下辖2个K5(E)列车炮连。德军列车炮充分利用山区的铁路隧道躲避盟军的空袭和反炮击。1944年10月初,美军第20军发现了德军列车炮的射击阵地,并组织炮兵部队实施了一次反击。10月8日星期六,美军动用203毫米榴弹炮和1门绰号“黑龙”的M1型240毫米榴弹炮向德军列车炮所在的地区实施了火力覆盖,导致德军列车炮严重受损,被迫撤回后方维修。在南锡附近,1门K5(E)列车炮给美军制造了不少麻烦,被美军士兵称为“南锡大炮”,但它最终因为空袭而丧失战斗力。

  ■ 绰号“黑龙”的美军240毫米M1型榴弹炮,该炮是二战时期美军装备的最大口径的野战炮,最大射程23.1公里。在1944年10月,该炮曾与德军列车炮进行过一场对决。

  德军列车炮部队在战争中最后一次集中作战是在1944年12月的阿登攻势中,第725、780列车炮营下辖的8个连参与了战役初期的炮火准备及随后的支援行动,其中3个连已经换装了310毫米K5 Glatt型列车炮,负责对远离前线的比利时及荷兰城镇实施深远打击,它们向盟军战线发远程炮弹。在阿登战役期间,德军列车炮部队总共发射炮弹2492发,但是依然无法挽救德军的失败。

  ■ 这是一幅非常著名的战地照片,1945年4月,一群美军士兵站在一门缴获的德军列车炮的炮管上合影,不过这是一门法制274毫米列车炮,是德军在1940年缴获的战利品。

  在二战的最后几个月中,面对盟军的空中优势和火力优势,德军列车炮部队已经难以实施有效的战斗,陷入物资匮乏、人员不足的困境。在1945年初,德军列车炮部队仅参与了少数小规模战斗,比如1945年3月炮击被美军夺取的雷马根桥。当1945年5月8日德国宣布投降时,残存的德军列车炮要么被德军自行破坏,要么沦为盟军的战利品,它们中的少数幸运者作为博物馆的藏品被保存至今,比如美国弗吉尼亚州李堡的陆军武器博物馆和法国北部欧丹冈的托特炮台博物馆就各自收藏了一门280毫米K5(E)型列车炮。

  ■ 今日陈列在弗吉尼亚州李堡的陆军武器博物馆的K5(E)型列车炮,也就是著名的“利奥波德”列车炮。

本文链接:http://luizromero.com/daxiyangbilei/961.html